感 谢 信

时间:2014-05-04浏览:14

尊敬的南医大校领导:
      我是一个留学加拿大孩子的家长。
      孩子今年5月4日回国期间发现了大便中含有寄生虫的成虫体,成虫体及大便经省人民医院消化科及化验室化验,当时大约有4人讨论后认为,对虫卵和成虫体不能作出明确结论,甚至提出会否是其它洋寄生虫的问题。为此,在化验报告上写上:成虫体请南医大寄生虫研究中心确认。
      于是,过完“五一”,5月8日一上班,我们找到了病原生物学系,接待我们的是王勇老师。这时候“五一”期间留下成虫体由于没能保存好,只好带上了当天大便中所含有的寄生虫的少量节片,而就这样,王老师当即就果断的首先肯定了这是绦虫,但提出这到底是牛肉绦、猪肉绦还是其它洋绦虫,还需要更充分的节片才能确定,同时提出了对不同种类的绦虫需采用不同性质的治疗方案处理的问题。很显然,这时候就要有充分的时间才能完成此事的处理,而这时间距离孩子返回加拿大工作报到的时间仅只有三天的时间,而且在国内她还有许多件一定要完成的事情要办,我们一家人当时焦急万分。可是要拖到国外去解决,也同样会带来许多新的问题,何况孩子是即将奔赴新的单位和工作岗位,近期不可能分散出时间和精力(新的工作不可能允许一去就请假去打虫),反过来寄生虫带给孩子的是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于是,王老师急我们一家人所急,提出了很具体几点建议,并耐心的给予了多方面的咨询和指导,还引导我们去了省寄生虫研究所。这样,在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则确定了到国外后用中医的打虫办法。然而,我们在实施过程中包括:准备工作、打虫、后续工作等遇到了的很多具体需要解决的问题,又何况我们都是门外汉,心里还存在着胆怯,只好甚至可以说是厚着脸皮一次次,一遍遍的给王老师打电话,甚至要了王老师的电子邮箱地址,以得到及时指导,也就是在王老师的悉心指导下,结果奇迹真的发生了,据然,在这么万里之外的遥控指挥下,五月底,孩子用周末的休息时间用我们中国人的中医办法打下了一条头、尾俱全两米多长的成虫,后经当地专业机构化验为:类似阔节裂头绦虫。(六月份才拿到检测化验报告,孩子都是利用晚上时间和休息时间去完成的)就连加拿大的医院医生看到完整的成虫体标本都称赞说,你们中国人的中医方法效果真的是很灵!也当然,孩子就可以继续用业余时间去当地医院作打下成虫后的后续工作了。
      现在回想起来,其过程真是一个有惊无险的故事,使我们一家人转忧为喜。而对于王老师所具有的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及助人和敬业的精神,却永久地留在我们全家人的脑海中,我们认为,除了我们全家人应当向他学习这种精神,还应在你们全校师资队伍中弘扬光大,感谢你校培育的这样高层次、高素质的优秀好老师!
      谢谢您们了!

                                                                                                  一位加拿大留学生的家长
                                                                                                       2007年6月27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